您的位置:首页  »  【军统女杀手】【不详】
字数:4015   在七十六号的地下刑讯室里,好象认真冲洗了一下。石头墙上的血迹、霉斑被刷掉,露出了黄灿灿的麻石光点。上横头原来的供桌和太师椅,换上了写字台和皮转椅,台子上还放了笔筒、鼻甲、玻璃台板,凭添了几分书房气。  下首宽敞的刑堂上,原来的铁链、铁锁、铁勾、铁棍等酷似屠宰牲口用具的刑具都撤去了,摆上了一张锃亮的不锈钢台面的电桌,还有一只上面烫有英文花体字的高级牛皮箱。  两旁的四个打手,都不是彪形大汉,而是一律笔挺黑色中山装的英俊干练的小伙子。这气氛、架势好象是要请一位海外来客吃饭。  上首木门打开,周佛海腆着肚子镀了进来,撩起棕色派力司长衫端坐在皮转椅上。  他一个手势,下首铁门洞开,仍是旗袍,高跟鞋的郑如萍被人推了进来,一天多没有梳洗,打扮,脸色有点憔悴,但一双宝石般的明媚仍撩人心魄。  「郑小姐,请把你联系的上海军统名单、地址都告诉我,好吗?」周佛海极尽和霭的说,眼睛却在她露在旗袍开衩处的白腿上打转。要不是郑如萍的艳名广播,他堂堂行政院长才不来亲审呢。  「周院长。」郑如萍拢了一下美丽的烫发,眉目传情的说:「我怎么知道军统的事情呀。我一个舞女,只知道陪男人跳跳舞,其他我什么都不懂。我在兆丰夜总会为日本人和南京官员服务,从没干过对不起政府的事,这点丁主任可以做证。丁主任还说周院长留学日本,文才盖世,一代名相。说实话,我一直都在想哪一天能为周院长服务才好呐……」说着直朝周佛海频送迷人秋波。              周佛海避过她  人的目光,正正身子,冷笑一声,说:「郑小姐,你当舞女实在是委屈了。  凭你的才貌当个政府女部长也是绰绰有余的,只要你能提供上海军统的情况,我保你前途无量。」  郑如萍笑笑说:「周院长过奖了,我那有这份福气,这种才能啊。」  周佛海哼了一声,眯起金丝眼睛后的一对小眼,阴森森的说:「看来你是不想说了,好吧,那今天请你玩玩世界第一流的刑具,好吗?」  周佛海说罢,向分列两旁的四名打手一挥手,两名打手上前把郑如萍的双手卡在一个铁夹中,勾上吊绳,一拉,双手举了起来,另两个打手奔上来,揪住她的粉红锦缎旗袍领子,朝下一拉,只听的「嘶啦」一声,郑如萍便一丝不挂暴露出来,半透明的白稠三角裤衩,朦胧的显示着女性的奥秘……  「周院长,这……这是干什么?」郑如萍大惊,羞的向周佛海投去求救的目光。「嘿嘿。」周佛海看到她那曲线纷呈的美妙肉体,胖脸上的肉象触电似的抖动。  他狠命咽咽口水,说:「你刚才说只会跳舞吗?好,这回就让你在电桌上,痛痛块块的跳个「美人裸体伦巴」!」  两个打手一收吊绳,郑如萍就如钟摆似的凌空晃起:两个打手把电桌推在她下面,一通电,伏特表上的指针摆到八十伏。  「说吧?郑小姐,现在还来的及。」周佛海盯着晃在半空的郑如萍说。「我没有什么可说的。」郑如萍坚毅的说。  周佛海朝下一劈手,两个打手将吊绳一松,光着脚板的郑如萍一下落到了电桌上。「啊、啊……」郑如萍撕心裂肺的连连惨叫。  她双脚在电桌钢板上像踩咸菜似的剧烈踩动,美丽的双乳象摇铃似的频频甩动,泪珠、汗水滴落在不锈钢台面上,发出趴趴的声响……  周佛海及打手望着赤身裸体跳动的郑如萍,不由瞪器色欲的眼睛,哈哈大笑,嘴角挂下如痴如狂的谗……  电压又调到一百伏,郑如萍双脚更加剧烈的踩动,声嘶力竭的惨叫,已哑的失声,白绸衬裤已经被汗水湿透,清晰的显出黑茸茸的「三角区」……  呃、啊。郑如萍无力的叫了一声,扑通摔到在电桌上。昏了过去……「停?」  周佛海站起命令道。  一个打手关了电源。两名打手各提一桶冷水,哗、哗,冲在郑如萍的他头上、身上。郑如萍苏醒过来,象落汤鸡摇了一下脑袋,吃力的睁开眼睛,狠怒的盯着周佛海。  周佛海打了一个寒噤,沉下脸说:「怎么样?招吧。」  「呸!周佛海。」郑如萍圆睁凤眼,用沙哑的声音怒斥道:「你们这些卖国求荣的汉奸,不知残害了多少百姓,鲸吞了多少不财,我早就很死了你们。刺杀丁默村是我一个所为,没有什么可招的……」  啪!周佛海拍案而起,脸色气的发青,道貌岸然的周佛海狰狞毕露,吼道:「用妇刑!」  两个打手上来,打开黄色牛皮箱,里面插着一列列不同型号的木棍、胶棍、铁棒等,有带刺的,有带钩的……棍棒后端可通电源,水源……  一个打手上前按住郑如萍的上身,两个打手上来,一个攥住她的一条大腿,劈开裤裆。另一个打手抽出一根带刺胶棍,接上电源,上去撕一下剥下郑如萍的白绸短酷,将胶棍猛的插入她的阴道,打开电源,一阵旋转,疼的郑如萍戮心戮肝。  「招不招?」周佛海喊道。郑如萍嘴唇咬出血,痛苦的摇了摇头。  插棍的打手又换来一根手电筒粗的带钩铁棒,通上电源水源后,狠命插入她的阴道,打开电源,随着铁棒飞旋,辣椒水灌入阴道。顿时,一丝丝殷红的鲜血,随着辣椒水从阴道激流出来,淌了一大滩。  郑如萍大叫一声,有昏死过去……冷水再次泼醒,郑如萍已不成人样,披头散发,遍体鳞伤,阴道流血,口吐白沫。可怜绝代佳人,成了一堆烂肉,惨啊……  周佛海离开座位,走到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郑如萍跟前,俯身抓住她的头发,板起她的脸孔,直愣愣的盯住,似乎要吃掉她。  「哼,郑如萍,现在招,还可留你一命!」周佛海狞笑道。  「周……周佛海,你杀……了我吧。」郑如萍有气无力的呻呤道,「但总有一天,你们这些大汉奸会像秦脍,万矣其一样,被铸成铁人,跪……跪在我的坟前……」  一滴清泪,从她变的木头人痴呆的凤眼里溢出,慢慢流过冰洁玉润的瓜子脸,恋恋不舍的停留在下巴交,好象是人生最后一滴泪,好象停着无穷的怨晦、憾恨……  第二天,还是在这个潮湿闷热的地下刑讯室里,四周布满了铁制的钩、索、链、钢针等刑具、熊熊的火炉将烙铁和铁钩烧的通红,两旁分列着怪肉横生的彪形大汉打手。  经过严刑拷打的郑如萍被剥去了衣服,赤裸的捆在用两个梯子搭成三角形、梯子与梯子的对角线钉了钉子的梯子上。她的臂张开,手腕被捆紧,双腿也被绑在梯子的下端。为了防止她俯首不语,她的头发被固定在梯子的上端。雪白诱人的双乳高耸着,光洁平滑的小腹随着她急促的呼吸而上下起伏。  「好漂亮的身材啊!」周佛海一面说一面用手抚摩着她的胴体。  郑如萍察觉到他的用意,既然他想让自己在众人面前感到难堪和羞耻,那自己就用不着抑制自身的情感,一切任起自然。即使要想抗拒也是做不到的,此时的抗拒也是无济于事。她吸了一口气,尽量使自己镇静下来。  「现在回答我,军统的名单、地址在哪儿?在哪儿?」周佛海望着她那毫无畏惧的样子对着她咆哮。她感到一阵气流扑在脸上,接着他又一个音节一个音节的叫道:「在——哪——儿?」  「我不能告诉你。」郑如萍奋力的扭动着身子,迫使自己的声音里不流露出心中的恐惧。「这是你知道的。」  「好嘛,我看你能硬到什么程度。所有的犯人到了我着三分地无不从英雄变成了狗熊,给我用针扎她!」周佛海冷笑着一声令下。  这些平日里都是流氓出生,最乐意审讯女人的打手向前去对她的乳房一阵撕捏抓扯,想在用刑之前在她身上找到一丝少有的性快感。然后两个打手抓过两根十多公分长的「猎鬃」式的钢针,钢针颤抖着。针尖逼近了郑如萍的乳头。  「说了吧,你一个弱不禁风的女子充什么好汉!」「不说!」周佛海一挥手,打手门抓着郑如萍的双乳狞笑着转动钢针。  钢针钻进了她的奶头,撕裂般的疼痛使郑如萍在惨叫声中晕了过去!  冷水泼醒了茹萍。周佛海冷笑着道:「钢针的滋味不错吧,你迷人肉体和诱人的乳房、你这么漂亮的脸蛋,你的眼睛、你的嘴唇。宛如圣母般的美丽。你愿意让我把她一切毁掉吗?可为什么要毁掉呢,不要逼我让你一辈子当不成女人。」  她刚要说什么,但把话又咽了回去。「不」她奋力的摇了摇被固定的头。  周佛海盯着她扭曲的裸体「别傻了,每个人到了我手上终究会吐露出我想知道的事,人人如此,只不过时间迟早的问题,要不你就现在告诉我,要不就等着我们把你推到地狱的边缘再告诉我。」  「我不能告诉你」郑如萍喃喃的说。「好」让郑小姐再好好想一想,慢慢体会一下。说完打了一个响指。  两个打手拿起两根橡胶棒插进了她的下身和后穴。这使她感到无法忍受的疼痛,尤其是稍微动一动,疼痛就会从那里悠然传遍全身。小便紧了的时候,她极力控制着,实在控制不住了,却又尿不下来,只有一滴一滴的尿水顺着橡胶棒滴下。  这种折磨比起用鞭子、棍棒来拷问要厉害的多。它是慢慢的、一点点的舌食着人的精力和意志,时间一长谁都无法忍受。  她全身麻木早以失去了知觉,仅只有阴道里还残留着知觉。只有那个部位稍微还有些暖意。  周佛海看见时间差不多了说道:「郑小姐,只要我们合作,我马上安排你逃走,给你自由、给你幸福。」  「自由!幸福!我宁愿相信魔鬼的话。」郑如萍放声大笑,笑声里充满了讽刺和挖苦。  「告诉我!」周佛海突然又变的声色惧丽起来。她眼神了包含着一种被凌辱之苦,忍受着世界上最残忍的肉体折磨望着他。只见他的脸色由于气急败坏而涨的通红,连脖子上的青筋也突暴起来。  「说!」整个刑讯室仿佛被他的吼声震的抖动起来。她咬紧牙关摇了摇头。  「我不会告诉你,这点你是清楚的。」她轻声而又坚定的说。  周佛海气急了,想不到这女人这么硬,拿着火炉上烧的通红的烙铁放在她的奶头上,发出滋滋的声响,刑讯室充满了焦糊的气味。只见白色的奶子早以变成焦碳般的样子。满头满身汗珠子有黄豆大小的郑如萍头一歪又昏死过去。  「泼水」。连泼两桶水才把郑如萍泼醒「招不招?」「杀了我!杀了我!你们这群畜生。」被折磨的奄奄一息的郑如萍有气无力的怒骂着。  「我让你骂,我让你骂的权利都没有,让你到阴间去骂吧。」周佛海狂叫着。  「呸!」她用尽全身最后一点力气,带着愤懑和怒火将一口血水吐在了周佛海的脸上。 气急败坏的周佛海又拿起烧的通明透亮的铁钩对着郑如萍饱受折磨的阴道插  了进去。「啊」郑如萍在一声惨叫声中赤裸的在一群暴徒面前完结了自己美好的生命。本帖最近评分记录夜蒅星宸 金币 +8 转帖分享,红包献上!